行业新闻

这曾是一个遥远的梦

点击次数:更新时间:2018-08-10 15:35【打印】

  舒舒服服洗个澡,然后躺到软软的大床上睡觉,对很多杭州人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。不过,对吴山路126号的墙门邻居们来说,这曾是一个遥远的梦。所以,当梦想成真的时候,大家别提多高兴了。

  昨天,住在这里的张先生拨打本报热线户人家感谢上城区人大代表们,“多亏了他们帮我们办了这件实事”。

  昨天,86岁的雷奶奶舒舒服服洗了个淋浴,套上短裤背心,走出卫生间,迈两三步,就往自家床上一躺,蒲扇摇摇,满足地微笑:“我16岁住进来的,70年了往年夏天从未享受过这样的日子。”

  雷奶奶和91岁的丈夫住吴山路126号墙门房,绝版地段,跟湖滨银泰贴隔壁,龙翔桥地铁站就在马路对面,一两百米外,就是湖滨音乐喷泉。

  不过,跨进门槛,是另一番景象小小的天井晾满了“万国旗”,老房子一楼是公用厨房,二楼住14户人家,整个墙门没有厕所。

  “天天要去后面的公共厕所倒痰盂、马桶。大热的天,男人还能在天井里冲澡,女人只能在楼上凑合着洗洗盆浴。”雷奶奶说,“就是这样洗一次澡,也要从楼下拎两到三桶水上楼。洗完澡,还要把脏水再一桶桶拎下楼,又出一身汗,白洗。”

  住二楼东南角的沈阿姨说,到了冬天,露天洗澡肯定不行,大家就要走15分钟到附近的湖滨公共浴室。

  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不下楼就能洗澡、用抽水马桶,墙门里的老邻居们像过年一样开心。

  走进沈阿姨家,面积大约十几个平方米,房间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屋,高约1.8米,面积约1.2平方米,由一根根长条圆木围成,这就是集成式卫生间了。

  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里面座便器、洗脸台、洗浴蓬头、换气扇样样都有。下水道怎么样?记者特意看了看地漏的位置,住户沈阿姨说:“地漏安在最低的地方,排水没问题。”

  集成式卫生间模仿移动式公厕,不同在于,移动公厕的排污物定时收集,而集成式厕所直通市政污水管。

  墙门邻居张鑫泽今年65岁,他有一次去上海,发现那里的老洋房里可以安装这样的厕所,回来就跟吴山路社区讲了:我们126号能不能也都装上?

  集成式卫生间的关键是有进水、能出水。而超过70岁的老房子,当年建造的时候,哪里会埋设管道?

  社区朱书记算一算,因为要加装自来水管道和下水管道,工程量有点大的,找来上城区人大代表朱虹等帮忙,到处“找赞助”,要来200万元修缮款,将墙门房子粉刷整修、给昏暗的屋顶挖了天窗、安装墙外下水管道和自来水管道。

  集成式卫生间本身的费用则由住户自己承担,一个厕所7000元(不包括电热水器)。

  昨天,记者特意看了看,一楼屋顶的角落里,藏着两根从墙外接进来的白色管道,它们就是安装卫生间的必备武器细细的一根是PPR自来水管,直径约20毫米;旁边那根相对粗一些的是PVC排污管,直径约100毫米粗。

  “几十年来,老房子和住户们一直在拆迁或搬家中纠结,独立卫生间的事情就一天天拖了下来,我们真心希望可以找一个好的时机统一安装。”吴山路社区的朱书记说,碰到“三改一拆”这个机会,加上人大代表帮忙申请、奔走,最后办成了这件民生大事。

客服中心
工作时间

周一至周日

8:00 - 18:00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销售客服


请直接QQ联系!
展开客服